這是我在哞裡不由自主自言自語兩小時的心酸黑暗

 

請甚入

 

 

[我屬於你 傑森‧馬茲創作 播放中]

 

......

其實每個人都沒有自己覺得的那麼悲慘

 

其實也不是沒看見人讓步的模樣

 

但沒辦法 我就是這麼卑劣的擁有常人的惰性

 

我並不是覺得我做的事有會讓我有多累

 

而是我不必做的事也丟給我做

 

為什麼說是不必?

 

因為那是那人早該可以自己做的事

 

其實我也不是不爽這點

 

而是 相同的狀況 你们送我的是理所當然的無情

 

但送他的卻是我的苦勞 而且也是相同的理所當然

 

況且 我已經認命五年了

 

我真的沒資格脫手嗎?

 

其實

 

也不是沒看見你们讓步的模樣

 

但這微小的讓步

 

讓我處在沒資格 完全的怪你们

 

讓我卡在這不上不下的情感裡

 

要我完全釋懷嗎

 

我大概做不到

 

因為我很低賤的跟常人一樣 五年相同每天重複的字句

 

會讓我覺的煩燥

 

我氣的也不算是這個你们半讓部的東西

 

而是你们打算在我脫手這五年的重複後

 

要送我令一個將好五年的麻煩

 

甚至預言五年後的打算

 

我真的知道我很好用

 

但你们這種使用方式 讓我異常驚恐

 

但這你们也做了那近乎微不足到的讓步

 

雖然是那麼的微不足道

 

但用來使我暫時停止抗意也足夠了

 

不過這也無所謂了 因為讓我最不能適懷的是

 

你们在我頭一次感受到溫暖時

 

竟然告訴我那是我決不能碰觸的

 

甚至殘忍的宣佈 未來的12年內 都不能碰觸

 

好笑的來了

 

我氣的不是這件事情本身 甚至不是我未來悲慘的損失

 

而是你们的處理方式和態度

 

完全消極的理性

 

我知道你们是為了我好

 

但我無法相信 一個人怎麼可以這麼沒有同理心

 

而且你们知道嗎

 

在那短短的幾個禮拜 你们的舉動深深的嚇到我了

 

就像在看恐怖片時 赫然發現這是片限制級的驚悚片

 

自己也沒料到

 

像你们樓下的房門開了 這種小事 也會讓正在做虧心事的我

 

把自己給縮在黑暗之中 大氣不敢喘一下 微微顫慄的等待安全

 

我知道這因該是做虧心事的我的錯

 

但我之前只須要禁聲就得了 那可能這麼誇張

 

那幾個禮拜 你们傷害的不是我的身體 而是我手裡緊握的同理心

 

因為我被我的同理心狂命傳來的疑問 給壓垮了

 

而且你们還雪中送冷凍庫 要因一個常人都會做的舉動懲罰我

 

這使當時的我陷入前所未有的大改觀

 

原來一個人 就算不近人情也無所謂

 

可悲的是

 

我還是該死的在表面半退讓了

 

因為我知道

 

該死的知道

 

他们也是正常人

 

他们的舉動是 建立在 被突發狀況給驚到 所以瞬間跌入{必須趕緊解決}的漩渦中

 

強大的理性 把心中感性與餘地給填滿了

 

就因為我知道

 

所以我一直理虧

 

其實也不是沒賺到過

 

但理虧的部份 已經遠遠大於 賺到的了

 

我現在唯一可以讓你们免除被我台風尾掃到的忠故是

 

[ 千萬別一直呼喚我本名  因為我會習慣性不爽 ]

 

(以下省略)  <----自言自語兩小時 還可以冒出以下省略呢(輕笑

 

(以上是小女子長長的自言自語)

 

(....拿去發文算了 字好多)

 

(~來去睡覺)

創作者介紹

我的領域 來者是客 攻者為煉

小女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